由新加坡的“威權式民主”,看兩岸民主憲政的發展。

作者:草民

  說真的,我原本對國父 孫中山先生的軍政、訓政、憲法三階段理論也是100%的信任,從沒有懷疑過,因為我相信台灣人的道德與良心的底線,無論政治上大家的看法有多大的差異,做為一個人最基本的良知與品德,我都相信台灣人不會棄守。

  但這次蔣介石前總統的靈柩被潑漆,像廖筱君這樣的知識份子、媒體人,及整個民視,包括彭文正、李晶玉等人還邀請那些“覺青”上節目暢談己見,廖筱君還當面誇獎他們做得“非常好,非常好”,並以他們為榮時,我就開始覺得我的想法應該調整了。

  我仍然認為民主法治是一條正確的路,更是大中國未來一定要走的路,國父的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論基本上也沒有錯,但問題是國父沒有告訴我們一個確切的時間:「到底訓政在經過多久後,國家才能進入憲政?」

  我現在認為,真的就是誠如一些朋友的看法,台灣在訓政階段結束得太早,太快進入憲政了,以致於在公民意識與對民主法治的觀念都還未完全普及與高度成熟的環境下,蔣經國前總統就結束了國民黨的威權統治,讓台灣就進入了不成熟的民主憲政。也因為如此,才讓台灣今天的民主亂象叢生,甚至不是民主,而根本是民粹了。我以前對這個部分的看法都是覺得“民主本身就是需要學習”,但我現在則修正一點:

  「民主的確需要學習,但國家不能虛耗在人民的自我學習裡。人民的教育,公民素質的養成,正確成熟的民主法治觀念,這些身為現代社會一位合格公民的內涵,人民在訓練與自我培養的同時,一個大有為,真心為國家,為人民做事的執政黨,的確不能早早就放手讓其自行其事,一定程度的“威權統治”與強人手腕,的確必需同時存在。」

  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台灣的經濟發展,在兩蔣時代會最好,但自從李登輝前總統開始讓台灣“民主化”後,反而就開始一洩千里,江河日下了。另一個更好的例子,就是新加坡。新加坡的民主一直以來都算是“威權統治下的民主”,他們繼承了英國的內閣制與議會政治,但同時李光耀時代更展現了他個人的強人領導,與貫徹其個人意志。所以他主張精英政府,強調法治,以廉政為本;他帶領的人民行動黨又是真正以人民為主,真心在為人民服務的,所以黨深入基層,去了解民瘼,回應民意,並因此得到新加坡人高度的讚賞與支持。

  人民行動黨因為是真正的與人民站在一起,所以新加坡歷次大選該黨都每每可以在議會席次上獲得壓倒性的勝利。最差的一次,得票率都有61%。但同時,為了有效維持該黨在議會中的絕對優勢,李光耀自己總理的位子不被取代,讓其自己的政策及意志能不受任期限制的連續貫徹下去,所以他也會運用一些合法的手段(如“集選區制”、司法訴訟剝奪有力政敵的參選權等)去打壓、限制、壓縮其他反對黨的存在與參政能量。(但他同時又不違背法律,新加坡的司法始終維持獨立,大選作業也都沒有賄選舞弊等情事。)也就是說,新加坡在李光耀的強勢帶領下,人民行動黨幾十年來都是真正深得民意支持的議會第一大黨,他讓新加坡成為一個美輪美奐的花園城市,城市有秩序有條理,政府更是廉潔高效能(全亞洲最清廉的國家,2017年全球第六名!)他雖然讓新加坡的民主制度蒙上了威權的陰影,但其結果卻瑕不掩瑜。

  各位不覺得李光耀就很像台灣過去的兩位蔣總統,他在新加坡的政績就很像兩蔣時代對台灣的建設嗎?

  所以我的結論是:

1.對台灣而言,國民黨要重返執政,就要跟新加坡學習,跟李光耀,也是再回去向兩位蔣總統學習,學習什麼呢?不是要我們再走回過去戒嚴時期那樣,黨禁報禁言論自由俱無的年代,不是再回到高壓統治與嚴刑峻罰才是萬靈丹的封建思想裡,而是要去學習他們的擇善固執,學習他們堅定的意志與民胞物與,及對國家人民高遠的抱負與理想。國民黨要像人民行動黨一樣,在地方札根,與人民真正的站在一起,去切身體會民意,瞭解民意,並以合法合情合理的方法去快速回應民意,並因此得到台灣人民再次的肯定與支持。而同時,對於反對勢力,即民進黨綠營及新黨、統促黨這些“紅統”(主張台灣應接受中國共產黨統一者),更要有強力執法,捍衛法治的堅定決心。一旦重返執政拿回立法院多數席次,像集會遊行法就不僅不能廢,還要恢復成原先的版本。集會遊行改回“許可制”,而凡以暴力滋事,跨越法律紅線的集會就全部驅離、逮捕、法辦(在新加坡,可是根本就不允許集會遊行的。完全禁止固然違反民主理念,但在這個部分改向美國為師,予以規範並設下紅線,嚴格執法,則是必需。)對共產主義及共產黨更要像新加坡、烏克蘭、匈牙利、波蘭等世界其他許多民主國家一樣,直接立法嚴格禁止,違法者一律送辦嚴懲!

  身為一個領袖,不能想處處討好,而自陷父子騎驢的錯誤。只要是認為對的事,就要勇敢得堅持做下去。只要你是真心為人民做事,你的重要政策也能像新加坡一樣,第一時間就交給人民去做廣大的討論與意見參與(如核四的存廢、油價電價的合理反映成本、ECFA,服貿貨貿等問題),最後執政者再根據反對者的意見做出修正,然後就堅定的下去實踐它,絕不動搖!反對者再敢有任何違法脫序行為者就一律嚴辦,絕不寬貸!如此以民意為依歸,你就不用擔心得不到人民的支持。(當年服貿協議馬政府說他辦了幾百場的公聽會,但連包括我在內,不要說我都沒去參加,我根本連其中任何一場的相關資訊都不知道。人民不知道,那那些公聽會就是白開的,沒有意義。)

2.至於對大陸,和目前已經步入憲政階段的台灣不同。由於他們的民主憲政發展還在原地踏步尚未開始,所以我現在可以接受大陸要從現在的一黨專制,走到像台灣現在全面的民主憲政境地前,像新加坡這樣的“威權民主制度”我也是可以接受的,它可以是做為未來大中國正式邁入民主憲政以前的一個過渡階段(即國父所指出的憲政以前的“訓政”階段)。但需要特別注意的是,

  「“法治”、“廉能”,與“執政者真心的與民同在”,此三者才是新加坡“威權式民主”之所以能成功的關鍵因素,而這三項,目前的中國共產黨在大陸是一項也沒做到!(近日習近平甚至還不惜直接修憲來讓自己可以不受任期限制的連續執政,形同實質的“稱帝”,更無疑是在大開大陸民主憲政發展的倒車,等於是給了那些所謂的“保共改良派”札札實實地一巴掌!)“威權領導”與“嚴刑峻法”只是“新加坡式民主”的表象皮毛,中共向來雖說要“師法新加坡”,但也都一向只向新加坡學習“他們想學習的”!」

  完全成熟的民主畢竟不是可以一蹴可幾,符合上述三項核心價值的“新加坡威權式民主”的確才比較是大陸現在人民所真正需要的。太快從訓政走入憲政,就會重蹈我們台灣的覆轍,而只會讓整個中國大陸四分五裂,分崩離析。

  最後,關於“新加坡式的威權民主制度”,中國大陸究竟可以從中學習到什麼,又應該如何學習?大陸已故知名憲法學者,以「憲政民主是我們這一代人的使命」一句話聞名的蔡定劍先生的一篇專文分析得最是中肯透徹,在此筆者就不再贊述,還請各位自行前往詳閱,謝謝。

蔡定劍:新加坡威權民本主義制度觀察

 

© 2019 興中會再現! — 驅除馬列,恢復中華!版權所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