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並未停止階級鬥爭!

作者:常明

   我不同意許劍虹先生《驚濤駭浪的1941—殊途同歸的民族主義與共產主義》一文的結論:如今的共匪已經改變,猶如當年汪精衛的民族主義。我認為:

一、汪精衛的民族主義並非國父的民族主義。

二、如今共匪鼓吹的民族主義並非國父的民族主義。

三、共匪並未改變,並未停止馬列的階級鬥爭。

簡要說明如下:

   國父民族主義的目的在解除四萬萬同胞的奴隸地位並促進世界大同。要達此目的必須:1.發揚民族固有的文化、道德、知識,尤其是以王道反對霸道。2.吸收西方的民主制度來建設民權,讓全民皆可管理國事,以發揮全民之力來建設國族。3.吸收西方的科學來發展實業,促進經濟,並節制資本,以防貧富懸殊。亦即國父的民族主義必須以發揚民族文化和實現民權民生為內容。

   真正符合以上三點的只有蔣公的“倫理、民主、科學”。汪精衛的民族主義違背了“以王道反對霸道”。國父雖然對日本人講過大亞細亞主義,希望中日聯合來提高黃種人的地位,但國父在講話中,明明確確警告日本人不要走西方的霸道而要遵循中國文化的王道精神。日本公然侵略中國是赤裸裸的霸道,汪精衛與日本合作是徹底違背中國文化,徹底違背了國父的民族主義。

   共匪今日所鼓吹的民族主義,對民族文化僅僅是利用,對西方民主則公開拒斥,製造貧富懸殊更是其百年未變的統治手法,滲透、顛覆民主國家,稱霸全球的野心從未更改。因此,如今共匪所鼓吹的民族主義和國父的民族主義截然不同。

  很多人之所以被共匪鼓吹的虛假民族主義所迷惑,是因為不知道國父的民族主義之命脈不在單純的民族情感,更不在富強,而在“解除四萬萬同胞的奴隸地位,以最優等人格待我同胞”。亦即民族主義是民族由墮落而超拔的正義精神。如今十四萬萬國人皆為共匪之奴。因此,共匪所鼓吹的絕非民族主義,而是以民族情感為誘餌,以富強為包裝的奴隸主義。

   許劍虹誤以為共匪已經由“混亂邪惡”變為了“守序邪惡”。共匪所謂的“改革開放””,對民族文化的提倡,對自由經濟的有限允許,僅僅是利用而已,實則並未放棄馬列的階級鬥爭。共匪百年來每當瀕臨滅絕時必然假借民族、民權、民生,待其羽翼豐滿後必然露出馬列的真面目,公開毀滅民族、民權、民生。共匪的“改革開放”及其利用民族主義,並非第一次,而是第六次。每次當共匪利用民族、民權、民生時,外界總以為他改變了,總會被他欺瞞。每次被他欺瞞都會付出巨大代價。如今,外界又以為他變了,又被它騙了。有關此點我在去年寫的書裡有非常詳盡的說明。在此,只能簡單的說,共黨並未放棄階級鬥爭,以前的“地、富、反、壞、右”等概念如今統統變為了“敵對勢力”,“反革命罪”變為了“顛覆國家政權罪”。之前的階級鬥爭那套話語體系在社會上隱藏了,但仍然存留在共匪的國安系統。異議人士、政治犯被抓之後,共匪的國保員警對待他們的手法仍然是文革的批鬥酷刑和文革的話語體系。共匪的馬列意識形態仍在憲法中,仍橫行于小學、中學等教育體系中。只要共匪有了足夠的財力軍力時,其必然會公開赤化全球。

  

©中華民國光復會 — 驅除馬列,恢復中華!版權所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