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留守兒童現象之我見

作者:藍縷

  前言:這是去年應草民兄所邀寫的一篇舊文,因我忙於生計又覺調研不夠,不敢交草民兄發表。近日網爆雲南四留守兒童在家中生火取暖致缺氧死亡,另一雲南留守兒童冒冰霜徒步9哩路去上學變成滿頭白髮,更有甚者,一13歲單親留守男童殺死了自己的生母!這三則令人心酸、膽寒的新聞使我不管寫得好不好都要將此文交與草民兄發表,讓寶島的同胞們瞭解一下大陸的留守兒童群體。

  首先我們來看下新聞—

  • 2007年,兩名貴州畢節兒童在家誤吃了塗老鼠藥的食物後,不幸中毒死亡。
  • 2007年,貴州大方縣一村民家的三個女孩多次遭到他人性侵,其中最大的11歲,最小的只有5歲,她們都是留守兒童。
  • 2007 — 2008年期間,河南省平頂山魯山縣下湯鎮太陽嶺小學,教師張祖紹強姦、猥褻6名小學女生,其中4人是留守兒童。
  • 2010年,陝西扶風縣杏林鎮5名六年級學生,相約到一古廟喝農藥自殺未遂,5人中有4人為守兒童。
  • 2011年6月,西安藍田縣孟村鄉大王村,10歲留守兒童小陽用半斤農藥自殺。
  • 2011年6月淩晨,14歲的留守少年鄧某進網吧吧台偷錢,62歲的網管劉平生發現後上前阻攔,鄧某拿出彈簧刀朝其腹部刺了4刀、咽喉割了3刀。
  • 2011 - 2012年,甘肅省隴西縣鄉村教師劉軍紅先後多次強姦、猥褻小學生數量多達8名,受害女生多為留守兒童。
  • 2012年11月16日,畢節市七星關區街頭,5名男孩因在垃圾箱內生火取暖導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年齡9-13歲。5人之父系三兄弟,兩人在外打工,一人在家務農,極端貧困戶。
  • 2012年4月13日,12歲湖南衡陽少年肖某先後刺死自己9歲的表妹、4歲的表弟和30多歲的姑姑。
  • 2013年,蘇北農村長到13歲的留守兒童小宇約了自己的好友,另一名留守兒童小麗一起喝安眠藥自殺,所幸獲救。
  • 2013年6月26日,江西省南昌市生米鎮10歲、9歲、5歲三兄妹溺水身亡,其父母都在外地打工。
  • 2014年1月,廣西一名13歲留守女童從11歲開始,至少遭到16人摧殘,被性侵至少50次,查明身份的犯罪嫌疑人中有14人為中老年人,年齡最大的70多歲。
  • 2014年1月20日,安徽望江縣9歲的留守少年小闖自縊,只因母親說過年不回家。
  • 2014年4月和2015年5月貴州畢節分別發生小學老師和學前班老師強姦、猥褻12名和7名女童的案件,其中最小的受害者年僅6歲。
  • 2014年8月,在四川自貢市富順縣安溪鎮毛橋社區,13歲的留守兒童小敏撞倒3歲的玩伴兒,竟然抱起她扔進糞坑,還搬來石頭堵住坑口。
    ……
  • 2017年5月9日,貴州畢節兩名留守兒童觸電起火同被燒死,大的3歲,小的出生僅56天。
    ……

  這些報導只是中國大陸留守兒童各種事故的冰山一角,因為有很多事件都會被地方政府封殺,它們怕擔責。

  這些新聞事件中的主角,90%以上都是留守兒童,都是父母在外地工作,缺乏關愛和管教的0-14周歲的小孩。據“人民網”2015年3月報導的權威資料顯示,全國有農村留守兒童6102.55萬,占農村兒童37.7%,其中79.7%由祖輩親屬撫養,13%的孩子被託付給親友,7.3%為不確定或無人監護。這最後的7.3%是最危險的,他們沒人監護,也就是沒人管,這些沒人管的孩子的總數是6100萬乘以7.3%,多達445.3萬之眾。

  中國為什麼會有如此之多的留守兒童?

  答案很簡單:貧困和戶籍(學區)制度。

關於貧困:

  留守兒童事件頻發的貴州省,號稱“八山一水一分田”,即80%為山區,10%為河流湖泊,水田面積僅占10%。山區居民多為少數民族,他們因受計劃生育政策照顧,可以多生一胎或兩胎,因而家中子女較內地或城市漢民家庭要多。貴州山區只能種玉米和地瓜,少有的梯田能種點水稻,家中子女一多,一年所獲連吃飯都困難,因此家中男勞力往往選擇外出打工,留下老婆孩子在家。有的婦女因不能忍受與丈夫分離之苦,改嫁或與他人私奔,絕大多數還是選擇與丈夫同往外地打工,一是能相互照顧,二是能多掙點錢。相對于只是丈夫外出打工的單親留守兒童,境遇要好一些,最可憐的是父母都外出打工的雙親留守兒童。

  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極不均衡。東部沿海地區最發達,中南部次之,西部、西南部及西北部最差。東部沿海的遼寧、山東、江蘇、浙江、福建、廣東均為經濟發達地區,一個廣東省的年GDP可敵俄羅斯全國。但中南部的安徽、江西、河南、河北(太行山區)、湖南(湘西山區)、湖北(大別山地區)、廣西(西部及山區)部分地區經濟欠發達,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一連到頭也只能解決溫飽,房屋問題解決不了,子女就學的高學費解決不了,看病的高醫藥費解決不了,他們也只能選擇外出打工這條路。西部和西北部的寧夏、陝西、甘肅、新疆、青海、西藏、貴州、四川局部、雲南局部是中國貧困人口最集中的省份,但由於寧、陝、甘、疆、青、藏這些地區因為地處偏遠,去往沿海地區打工的人也少,所以留守兒童主要集中在雲、貴、川、湘、鄂、桂、皖、贛這些省份。很多臺灣人只到過大陸沿海地區或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便認為大陸經濟繁榮、人民幸福,實際上西部、西北部地區貧困人口比比皆是,他們很多家庭年人均年收入在2000多甚至1000多人民幣,掙扎著活在社會最底層。

  這樣的貧困現狀,中青年一代只能外出打工掙錢維持生活,他們在城裡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深怕失去自己的工作,甚至過年時都捨不得路費或禁不起加班費的誘惑選擇不回家,這樣一來他們留在家中的孩子就更可憐。

  中國大陸幅原遼闊,因土地因素、環境因素、交通條件限制,自古經濟發展就不均衡。但到了現代社會,中共建政後完全可以調配中東部優勢資源照顧西部、西北部,或者加大對這些地區電力、交通、教育等公共服務設施的投入,以縮短內地與沿海地區的差距。只是中共一黨專制,熱衷於金援外交,喜歡用金錢擴大他們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可以捐錢給各國政府,捐錢給非洲搞“希望工程”,投錢捐校車給非洲黑人孩子,就是不能將金錢用於本國扶貧。前年9月13日發生的甘肅貧民楊改蘭殺死自己親生的四個孩子然後上吊自殺的案例,便是大陸底層民眾向“命運”悲壯的抗爭。

  如果中共合理調配教育資源,在貧困地區加大教育投入,讓人民都能接受良好的教育,獲得更好的謀生技能,從而懂得因地制宜發展經濟,創造財富,西部、西北部底層民眾也就不會那麼貧困。但中共從來不這麼做,即便有對貧困縣的扶持政策,也由於體制問題,扶貧款、教育經費從上往下撥發時往往經過層層盤剝,肥了貪官苦了民眾。

  民眾受不到良好教育,得不到資金扶持,這便是他們貧困的根源。

戶籍(學區)制度影響孩子入學:

  中共建政後實行戶口制度,將戶籍分為“農業”和“非農業”兩種。用這種戶籍制度將農民限制在自己的戶口所在地從事農業生產,向政府繳納糧食。直到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後農民才被允許進城打工,他們因而有了一個特定名詞“農民工”。農民工在胡錦濤、溫家寶執政前,一直都是賤民階層。收入低,而且拖欠嚴重,有的幹了一年半載的活甚至拿不到一塊錢報酬(包工頭跑路)。這些農民工,他們在工地住工棚或在廉價棚戶區租住市民房子,自身生活條件艱苦,將孩子帶在身邊無疑也是帶他們受苦,而且他們一旦外出工作,就無法照顧孩子,所以只能將孩子放在老家。胡溫執政後,農民工工資翻滾式遞增,拿回報酬的機率也大多了,他們的居住條件也改善了,基本具備將孩子帶在身邊的條件,但問題又來了,中國還有一種學區制度。即孩子只能在自己戶口所在地劃分的學區就讀。去別的學區就讀就得交“借讀費”,如果是好一點的學校,借讀費往往不菲。而城市裡的學校,對農民工的孩子根本拒收,即使交借讀費也不可能讓你上。一些大城市,如北京這樣的一線城市,為解決農民工子女就學難,民間在郊區創辦“農民工子弟學校”以解決一些農民工子女上學難的問題,可以讓一些農民工把孩子帶出來,避免成為留守兒童、問題兒童。可是這樣的學校並不多,無法滿足農民工的需求,所以大多數農民工的子女仍被留置在故鄉上學,由爺奶照顧或就近委託某家親友幫照顧。

  前些日子北京驅逐“低端人口”,將郊區的民辦農民工子弟學校拆除殆盡,致使15000名兒童失學,這樣的政府,毫無天良,無惡不作。

留守兒童在成長中面臨的問題:

  根據2015年度《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評述,留守兒童在心理發育方面面臨幾大問題:

  1. 自我意識方面:留守兒童一方面有嚴重的自卑感,對自己智力、外貌等方面的評價明顯偏低,另一方面又存在明顯的自我中心主義傾向。
  2. 情緒問題方面:留守兒童情緒不穩定,容易出現軀體化、恐怖、敵對、偏執、強迫、人際關係敏感等問題,狀態焦慮和抑鬱的比例明顯高於非留守兒童,並且存在年齡和性別差異,具體說,年齡愈小問題愈突出,女性比男性更突出。
  3. 壓力應對方面:留守兒童傾向于對挫折事件的結果做外部歸因,並較多採用幻想、合理化、退避等不合理的應對方式。
  4. 親子關係方面:大多數留守兒童對父母充滿怨恨,並有盲目反抗心理。
  5. 人際關係方面:大多數留守兒童比較內向,受欺負或被攻擊現象突出。
  6. 學業學習方面:大多數留守兒童學習態度不端正,較多有不良學習習慣,學習成績容易下滑,厭學、翹課和綴學現象比較嚴重。
  7. 社會適應方面:留守兒童有較多的違紀和違法行為,表現為抽煙、酗酒、不服管教,甚至出現賭博、偷竊、搶劫等違法行為。

  雖然大多數孩子還是好的,或者日後通過父母的陪伴、教育以及成長過程中的自我調節改變過來,但6000多萬留守兒童中產生的問題兒童日後必然對社會產生不良影響。如殺死表妹、表弟和姑姑的湖南男孩,將3歲女童扔進糞坑的四川男孩,去網吧盜竊未遂並殺人的14歲少年,這些都是問題留守兒童中的典型。

  這樣的人群日後走上社會,對社會將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此外,如此數量龐大的留守兒童群體,往往會成為犯罪分子的侵犯目標,其中以性侵女童為最。中國大陸的小學裡有很多毫無私德的人渣教師,他們會以各種方式方法去猥褻、姦淫女生。這些被侮辱的女生小的5、6歲,大的13、4歲,很多人都出於羞恥心和被老師恐嚇(如拍了裸照、錄了視頻),害怕名聲受損和上不了學,往往埋在心裡不對任何人講,有的被發現的也是偶然的(如下體出血引起家長重視,或者懷孕)。這樣生理和心理上的雙重傷害,勢必給女童留下心理陰影,這種陰影有可能伴隨她們終生。

  其實留守兒童的問題可以解決,只是政府不願承擔這個責任,民間也缺乏財力去做這件事情。

解決辦法:

  政府方面,所能做的至少有幾點:

  1. 取消戶籍差異,城市、農村一視同仁,學區不能以戶藉地劃分,而應讓兒童可以自由的在生活地相關學校入學。
  2. 多設立公立學校。政府有的是權力和財力,可以充分利用城區或郊區土地開辦公立學校,聘請正規師範院校畢業的學生做老師,讓農民工的子弟也能享受良好的教育。
  3. 在各貧困縣、鄉、村行政單位設立志願者團隊,聘請有愛心、學過心理學的年輕人或教育界人士做心理輔導,減少留守兒童的心靈孤獨感,同時給他們正確的人生引導,培養他們積極向上的心理情操,培養他們的學習興趣,轉變他們對父母和社會的怨恨。
    政府有的是錢,只要從“維穩”經費裡抽出一定比例,就足以用這筆錢來維持志願者團隊的運作,而且志願者團隊可以編入公務員隊伍,讓他們衣食無憂,才能更好的從事這項工作。
  4. 對貧困地區加強扶持,開發、完善公共設施,發放無息或低息貸款扶助農民發展經濟,對像楊改蘭一樣的極端貧困戶進行“精准扶貧”,將扶貧款或扶貧援助直接送至貧困戶手中,避免被層層盤剝。
  5. 培養優質教師隊伍,清除教育界人渣,避免留守兒童遭受不必要的侵害。

  但政府從來不去做這種事情。要想徹底解決留守兒童問題,消滅留守兒童現象,恐怕推翻中共統治後才能辦到。這也是筆者成為一個堅定不移的反共分子的原因之一!筆者向各位讀者保證自己是一個有良知、正直的人,是以自己親身觀察和對社會現象的體驗行文,不足之處很多,請大家多多諒解!

 

© 2019 興中會再現! — 驅除馬列,恢復中華!版權所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