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世界的一個致命誤會!

作者:常明

   華人世界有一個普遍的誤會:誤以為中國大陸只是缺乏民權,誤以為民族和民生尚可。只要有此誤會,民權便永不可得。上述誤會在臺灣尤其普遍。我在「光復民國之天地根基:兼述香港反共之道」一書中寫到。

有此誤會的原因主要有兩個:

   一、 他們不了解,民族、民權、民生直接對應人的祖宗生命、思想生命和肉體生命,是血脈貫通的一條命,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牽一發而動全身。絕無民權缺乏,民族、民生尚可之可能,這是三民主義的第一義。中國真正需要的是完整的三民:民族、民權、民生,而非單獨的民族、單獨的民權、單獨的民生。沒有民權和民生的民族,必然墮落為物質化的民族,此即今日之大陸;沒有民族固有道德陶養的民主,必然墮落為小人之肆無忌憚。

   二、他們誤以血統、土地為民族,誤以經濟為民生:

   民族主義的本質並非血統、土地,也並非空泛的提倡民族文化而已。民族主義的本質是民族的正義精神。民族的正義精神必須表現在—以民族文化建國、民權自由和民生公平之上,缺一不可。否則便是民族正義精神的喪失,亦即民族主義的喪失。我們看大陸的情況。

  眾所周知,華族絕非排外之民族,華族對外來文化之融合世所罕見。但融合外來文化,須以不喪失民族文化之主體地位為前提,須以不違背普遍人性為前提。一個民族,雖有其血統,而不能本其民族文化之道統而建國,則是民族道統之陷落。一個民族,不能依人類的普遍良知而建國,而屈服在邪惡思想之下,是人類良知的陷落。今日大陸便在此雙重陷落之下(之所以否定馬列,並非因為它是“外來”,而是因為它並非“文化”,它違背人類良知,將人類物化,獸化)。

   徒有虛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實則“馬列黨國”而已。他們前三十年侮辱毀滅我民族文化,後三十年利用我民族文化為其權力服務。如今這個給人類帶來巨大浩劫的馬列仍然高居憲位,對我民族文化指手畫腳,這是我數千年華族之最大恥辱。中國大陸只是馬列的殖民地而已,今日中國仍未獨立,其所謂復興,實乃馬列殖民之穩固而已。

  大陸近年來提倡民族文化只是“用”民族文化而非“尊”民族文化。文革毀滅民族文化,是為其權力掃除障礙。今日提倡民族文化,是為其權力之穩定而已。對我華族文化,需要殺的時候,你殺。需要用的時候,你用。我華族之神聖文化在其眼中僅僅是“工具”,僅僅是“東西”而已。一個民族因文化生命而有尊嚴,我華族文化已變為馬列的工具,則我同胞自然變為馬列政權的工具,談何民權!如果大陸沒有被共黨佔領,那麼,早在1946年《中華民國憲法》頒佈,全國開啟憲政時,就可以實行民權,何待今日啊!個人被奴役僅僅是結果,民族被奴役才是原因。何謂“民族被奴役”?中華民國被馬列黨國奴役之謂也。因此,絕不可能“民權主義喪失而民族主義會好”。

  經濟不等於民生,經濟發展不等於民生改善。民族文化被工具化,民權喪失,民眾就會變為共黨斂財的工具。大陸經濟的發展被共黨特權集團所壟斷,所以大陸的上層奢靡無度、中層艱困不堪、下層悲慘無告,有何民生可言!在“民族被奴役,民權被剝奪”情況下,怎麼可能會“民生尚可”呢!

  有些臺灣人誤以血統、國土為民族,誤以經濟發展為民生改善,所以會被虛假的“中國崛起”所統戰。共匪以“中國崛起”掩蓋“中共擴張”。對臺灣,它以“民族主義”掩蓋“馬列主義”的本質。對國際,它以“全球化”掩蓋“中共化”的本質。

  民生不公,是因為民權不自由;民權不自由,是因為民族被奴役。故,民族被奴役是本,民權不自由和民生不公是末。如果誤以為大陸只是缺乏民權,而民族尚可,便失去了本,本已失,末由何而來!

  

©中華民國光復會 — 驅除馬列,恢復中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